作者 主题: 《黑白外典:白之章》高天之上的随想曲  (阅读 1448 次)

副标题: “无名天使”的外传

离线 Dya

  • 霸者之灾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6612
  • 苹果币: 22
《黑白外典:白之章》高天之上的随想曲
« 于: 2014-12-16, 周二 01:38:24 »
……失落纪元之战远在类人种族登临空境之前便席卷了索兰维亚,在其起头,一名精力旺盛的第四塔高阶法师在阿尔丁的雪山之巅建立起了一座门城,他的初衷可能是想给自己随机抽选一种死法,或者把这里改造成天堂和地狱之间的免税贸易区。然而,结果是,代表极恶与至善、混沌与法则的四大军团欣然降临,却不知道自己为啥而被召唤。即便这些异界势力的每一位领袖都宣称自己拥有强大的力量和比拟神明的睿智,他们却无一例外地被那名法力谈不上高强的法师给忽悠的晕头转向,相信自己有办法在这里建立一个属于自己阵营的政权——而他们的失败会在日后被写到诸界的历史书里,教导他们对付凡人还是用远程函授或者一些引人玩物丧志的虚无主义信仰比较安全。

总而言之,几大军团像是群陷入初恋的精灵处男,歇斯底里地念着各自神叨叨的家乡话把彼此开膛破肚。其中,一名堕落的黑翼天使——狂王法拉布雷司,陷得最深,为了消灭除去自己那一卦以外所有的敌人(其中也包括那个因为玩的太大而被流弹打死转生成巫妖的傻逼法师。),他将门城彻底毁灭,结果这导致了索兰维亚与多个位面数百年之久的隔绝,一大批原本看着好戏的诸神亦因此而被挡在了世界之外——主要是不怎么亲民,喜爱在自己神域中享乐的那些。

于是在那段时期,顺理成章的,索兰维亚成为了那些位面军团和急欲扩张领域的神祗的餐桌,墓地和便所。直到第四塔的几名巫王穿越时空,组建了一支由半神、不朽者(包括一名来自空境不愿透露真名的伟大舰长)构成的小队,用若干个神域将破损修复为止,这场由野心大过实力而导致的典型法师事故才告止歇。虽然在历史书上把它写的很严重,但其实也不过是一些疆土,灵魂和物种记录方面的伤损,对位面和世界本身并不如那些真正的浩劫致命。在积极的角度看,这促使了第四塔组建他们的时空军团。在索兰维亚留下了无数位面生物私生子——事实上让纯血人类在几千年后变得很难找。以及,相当数量的神成为了输家,离开索兰维亚去往其他世界碰运气。七百年后尤嘉德鲁帝国崛起时,把剩下的那些打败也就不那么困难了。

——卡尔曼•巡云关于失落纪元的手记


关于失落纪元的记忆,已足以称为古早的历史,然而对于异界的高等生命而言,历史并非蒙尘的角落,更像是历历在目的陈列,异界生物容易记仇,是的,而他们也不会轻易地忘却恩惠。邪恶而扭曲的魔族也会记得曾经受过的帮助而在千百年后回报以扭曲的‘感激’,圣洁的天使自然亦是如此。

‘你’还记得,漆黑域的边界之战中,九重天堂的天使军在狂之翼王法拉布雷司与九渊的夹击下如何惨遭屠戮、几乎所有成员都失去了物质形态,化作脆弱的灵魂火种。如果没有那队穿越时空的强大冒险者的救援,或许多元宇宙的善恶平衡便会在那一次之后瓦解。

在被救出之后,至高的大天使薇恩•涵娜辛便做出了一个决定,将失去身体的天使灵火植入了一批自愿奉献的战士体内。通过暂借人类的身体,天堂的圣军得以重组,而通过与人类灵魂彼此的融合与支持熬过了后续险恶的战役,并且最终在天堂之门重新打开的时候返回故土。然而,军团天使与借给自己肉体的人类之间的联结并未被磨灭,不论经过多少光阴,那个灵魂的转世或投影都可能会突然性地觉醒这份羁绊,而对于那些天使来说——这就犹如与亲密的战友的再会,她们会尽力地看顾,照料着她。

雷蒂西亚对于你来说,就是这样一个宝贵的少女。可是她自幼多舛的身世,是天使的力量也无法彻底守护的——那场夺走她一切的大火就是明证,雷蒂西亚体内蕴藏着一股比天使更强的力量,她的灵魂虽然支离破碎却仍然足以改变空境的历史——这也让你在苦恼是否要将目前自己所看到的情报上报给军团长薇恩。不过,保护雷蒂西亚的事情实在占用了你太多的时间,她的伙伴也一个个绝非凡庸之人,每一个的命运之力都足以引起诸界的关注——陨落的钢神、不死的巫王、异界的魔将和古代帝国的余威围绕着那艘名为逐风者号的船,让你片刻不敢放松。

就在雷蒂西亚前往那名精通灵魂之术的铸剑士宅邸处的前几天,仿佛要让你患上人类特有的毛病——头疼一般。你在天界的要塞中迎来了一名访客。不,正确地来说,遭黩天使依西丝并不是值得你以礼相待的客人,然而,你们在失落纪元并肩作战,而借给你们身体的又是一对姐妹。人类宿主的感情会影响到其中的天使,这就造成了你们非同一般的情谊。依西丝曾是强大而庄严的,但她对于人类太过亲近和慈爱了。当某一位她所守护的人向她提出求爱的告白之后,她的沉沦既迅速又让你们所震惊——在那之后,她的堕落几乎显得顺理成章,你们无奈地看着曾经月白色的辉羽化作灰黑,依西丝也因此离开了军团。之后,你听说她的爱人死去,而她也成为了一名孤独的流浪者——你们再也没有见过面,直到不久以前,那位人类的青年出现在你——或者说,雷蒂西亚的面前的时候。

他深邃如星空的眸子凝视着你,然而透过那双眼睛,你看到的却是你昔日的姐妹。她出现在这个人的眼中,却并非像你一样占有了雷蒂西亚的部分身体。她更像是一名住客,透过一扇大宅的窗户向你望来。依西丝在堕落之初还具有的不安、负罪和惆怅完全消失无踪,她现在看上去就像是一位强大的黑翼欧琳,充满了欢乐,激情和煽动性的魅力,透过雷蒂西亚的眼睛,属于你天使的心脏也为之抗拒地跳动着。

“我觉得,这可能是命运呢。”在你的要塞中,依西丝优雅地翘起一条腿,望着你笑了:“我被那名人类所俘获……而你注定守护这名小女孩,常人的命运将已经处于多元宇宙两极的你我牵连到了一起。”

“这个人,他将我从无尽的寂寞之中解救了出来……随后却对我失去了兴趣呢。然而没关系,我微不足道的生命早就被他所吞没了。他的欲望无穷无尽,却又有着能够容纳那一切的器量,你知道吗?他虽然是凡人却比某些神更接近真源,不……应该说,只要得到欠缺的那一部分,他就能成为匹敌真源的存在吧——”

“这个部分,就是你现在的宿主呢。”

“啊,现在我的心情,是否能找到确切的名称呢?这种苦涩而灼热的心情,就是所谓的嫉妒吧?如果让他的追随者知道这一点,绝对也涌出同样的感想。无论这个人多么的强大,或者在以后变成何等伟大的存在,只要没有她,他就永远也无法得以完全……是这样的情况呢。我们没有一个人可以填补他的那份空洞,只有那位你所栖身的小女孩可以,然而……我曾经属于秩序的那部分又在拼命地否定着这个可能性,你能够明白的吧?”

“他们的力量一旦结合,就太过危险了。是的,这个因恐怖的卡尔曼巡云的恶趣味而建立起来的,聚集了空境足以动摇多元宇宙的无数‘命运点’的学院里,比他们之间的结合更危险的事情……恐怕也只有一件而已。”

“所以,应该怎么做呢?我可以杀掉现在的她……但那样的话你会拼命地阻止吧?我也可以帮助他得到这个孩子,不过那也并非你的心愿吧?今天出现在你的面前,也只是一个基于过往的友善告诫而已——在他还是他的时候,他可能还不会察觉到这个孩子对自己的重要性,而一旦他知道了……那时候,我和你就会是真正的敌人了。”

“所以,我的选择是来警告你。因为除去‘他’以外,你就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人啦,我的姐姐,我的朋友,我的伙伴,唯一的庇护者——”

“如果你想守护,就和她一起变得更加强大。”

“若能如此,在命运将一切揭晓之前,至少,可以无怨无悔地接受它的裁决吧?”

依西丝微笑着说完了这些话,对你行了一个礼,转过身,张开那如今比你更大,充盈着混沌之力的黑翼。

“啊,对了。”她忽然转过头,对你露出光玉般白净的牙齿,笑了起来:“那个小女孩本身的问题……也一点都不小呢,你要注意哦?”

“不久之后……可能比‘他’稍早一些,就要来了吧……”
我先放个卷轴在这里,上面记载的咒语足以解决你们生活与跑团中遇到的大部分困境: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